×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挂"驴皮"卖"牛肉" 同仁堂阿胶被爆惊人内幕

来源:晶报    2016-03-15 08:52:08    作者:王子键 成江   编辑:谢驰皓
深圳的曾先生买了数盒阿胶,检测出来的结果有猪跟牛的DNA。

涉事的阿胶产品。

曾照兴提供的涉事阿胶产品的检测报告。

●深圳一打假人本因批号问题关注同仁堂一款阿胶产品,不料却引出惊人内幕:检测结果显示,该款阿胶无驴的DNA成分,检出牛猪DNA

●北京同仁堂方面表示,对三个检验结果均有异议;具体进展如何,深圳质检院 最快今天给答复

作为百年老字号,北京同仁堂是中药界的一大品牌,消费者在选购中成药及相关产品时,也会倾向于选择这类大品牌。但这一次,深圳的曾先生却愕然了,他在去年2月份买了数盒产品成分中注明含有驴皮的北京同仁堂食用阿胶,检测报告结果令人吃惊——“我完全没办法想像,(阿胶)检测出来的结果,没有驴的DNA,反倒是有猪跟牛的DNA。”

曾先生想不明白,为什么连同仁堂的产品也会涉嫌造假?近日,晶报记者对这起事件进行了深入调查。

蹊跷

理应驴皮熬的阿胶

却只有猪和牛的DNA

手持着同仁堂食用阿胶的曾照兴,自称是一名打假人,关注同仁堂食用阿胶,最初是因为这一产品批号的问题:“当时,我关注到这款北京同仁堂食用阿胶,它的批号很特别,相比起其他阿胶的健字号或者药字号,这款阿胶只有食字号。”于是, 在2015年2月份,曾照兴花了3604元,在深圳市宝安区海雅缤纷城内北京同仁堂专柜,购买了数盒产品成分中注明含有驴皮的北京同仁堂食用阿胶(纸盒版)。

按理说,阿胶不该有食字号。当曾照兴以自己购买的食用阿胶生产批准号问题为由向法院起诉时,他遭遇了败诉——“他们的理由是,这是相关部门特批的情况。”曾照兴向晶报记者出示了由北京同仁堂提供的、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出具的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副本)方便食品(其他方便食品)生产许可号为 QS1112 0701 0049。

曾照兴称,官司败了,手头上几盒价值数千元的阿胶就准备磨粉自用。“刚好家里有老有小,就想着给她们补补,结果我跑到家附近药店去磨粉,药店的医师说,这阿胶不太对啊,感觉不是很正宗。”

于是,有“职业敏感”的曾照兴,多了个心眼,花了2000多块钱,于今年1月11日自费向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送样检验了该款食用阿胶——数日之后,检验报告下来了,让他都大吃一惊的是,在这份检验报告上,该款名称被标注为“食用阿胶”的250克样品,蛋白质含量74.3%,其中驴、马、牛、猪DNA成分检验项目的检验结果:检出牛、猪DNA成分,并未检出驴、马DNA成分。

曾照兴此后也向晶报记者出示了这份检验报告的原件,检验结果如他所述。

曝光

电视媒体报道后

纸包装下架铁罐包装在售

“当时我就懵了。”曾照兴说,虽然也曾看到过媒体的相关报道,比如利用其它动物皮、或者劣质的驴皮边角料熬制阿胶继而出售,但那都是些小作坊的小产品,没承想问题会涉及到如此大的厂商,并且情况会这么让人意外,他认为:“这个检验结果,只能说明这是假阿胶!是欺骗消费者。”

第一份检验报告出来后,曾照兴就联系到了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第一现场栏目。深圳电视台财经生活频道经济生活栏目也于1月24日播出了题为《阿胶竟未检出驴皮 同仁堂商品有问题?》的报道。与此同时,深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也接到了情况反映,并前往该同仁堂专柜开展执法。店员表示,这些产品的确是从店里售出的,也的确是同仁堂公司自己生产的产品,如今该款纸盒包装的产品已经卖完了,同款食用阿胶仍有铁盒版的产品在售卖。然而,令曾照兴失望的是,报道出来后,至今他没有看到涉假的处理结果及相关通报。

执法人员认为,不管该款产品是食品还是药品,阿胶的成分应当为驴皮,而该款产品的成分标注也清晰列明了含有驴皮。此前消费者自行送检的检验报告,他们还不能直接作为直接证据,消费者还可以再次提供同款未拆封的产品进行送检。此外,被送检的还有该专柜内仍在销售的同类型食用阿胶(铁盒版),一旦有结果将立即通报。

维权

三批次送检结果相同

同仁堂“有异议”

曾照兴再次找到了深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第一份检测报告由于是自行送检,没有法律效力,也不能成为直接证据,于是我就在局里的要求下,再次送检了另外两个批次未拆封的(北京同仁堂)食用阿胶。”曾照兴表示。

他向晶报记者出示了另外两份检验报告原件:两份报告显示,委托单位均为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宝安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样品名称为“同仁堂食用阿胶”,检验类别为执法检验,委托日期均为2016年1月27日。两份检验结果仍然为未检出驴DNA成分、马DNA成分,但却检出猪DNA成分、牛DNA成分。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起第一份检验报告,该两份检验报告修改了两个备注内容:由原来的“样品由委托方本人提供,我院不对样品完整性、样品及其标识信息的真实性负责”;“产品是否符合法律法规规定,以相关行政机关的判定为准”,变更为“阿胶产品的驴DNA成分经长时间加热处理可能被破坏。阿胶样品未检出驴DNA成分不能代表产品一定不含驴的其他成分”;“样品检出猪DNA成分、牛DNA成分,不排除产品辅料或工艺带入的可能性,不代表一定人为掺入了猪或牛的成分。”

“这些备注在我看来就是诡辩!并且我也向行家咨询过了,这类备注根本毫无必要,作为检测方,只要对检测的结果负责就行,为何要作额外的说明?”曾照兴认为,两份新的检验报告,已经说明了北京同仁堂食用阿胶为假阿胶,相关执法部门也应根据检验报告进行执法。

据曾照兴表示,此后,北京同仁堂也派出律师团队以及公司高层代表到达深圳,与媒体以及深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接洽,并与他取得了联系。“我的确与北京同仁堂的人接触过了。当时北京同仁堂健康药品经营有限公司区域经理陈健,以及北京同仁堂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通州分厂副厂长安峰鹏,和我在宝安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里碰过面并交换了名片,但他们对这三个检验报告结果均表示有异议,并表示备注写得很清楚,检验结果不能百分之百肯定没有驴成分,以及猪、牛DNA有外源污染的可能性。”据曾照兴表示,包括该专柜员工在内,北京同仁堂多名负责人均承认该产品是由北京同仁堂售出。

专家

检出猪牛DNA

说明含猪牛来源的组织

阿胶产品号称正宗,但是检出猪和牛的DNA,却检不到驴的DNA,这样合理吗?昨日,晶报记者也就此蹊跷事件采访了华大基因研究院副院长刘心。刘心表示,首先,通过检测DNA的方式来检测物种,是基于生物学最基本的现象,即多数生物以DNA为遗传物质,不同物种的DNA(基因)组成上存在差异,可以通过DNA来区分不同的物种。其次,(检测DNA)对于鲜肉或者未经深加工的肉制品更加有效,因为深加工可能会导致肉制品中本来存在的DNA降解,导致检出失败。对于本例中的阿胶,的确存在高温处理之后DNA降解而检测不到的可能,但是这种假设下,如果所有的同样处理,高温之后应该检测不出任何物种的DNA,所以不太可能出现猪和牛的DNA。检出猪和牛的DNA,至少说明样品中含有猪和牛来源的组织。

刘心还表示,还可以考虑针对确信来源的阿胶,即明确已知是来自驴皮熬制的,进行同样的检测。如果检出驴的DNA,就说明这里检测的产品存在问题;反之,则的确是由于DNA降解导致检测失败。另外,含量的问题,也可以通过这样的一个对照试验来进一步说明。最后,如果阿胶的主效成分已经明确,就可以通过检测蛋白等物质来做,不过,一个确信的对照品(明确是真正的阿胶)也是必要的。

对此,曾照兴回应表示,他第二次、第三次送检的同仁堂阿胶产品,就是未拆封的原产品,目前他手里仍存有未拆包装的同款同仁堂食用阿胶产品,他可以在公证处现场公证的情况下当场拆封送检。晶报记者也将继续关注这一事件进展。

□查证

这款产品系专柜销售正品

晶报记者从同仁堂这款食用阿胶的包装上看到,其生产商为北京同仁堂通科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销为北京同仁堂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生产日期为2014年5月18日。那么,是否这款产品是假冒同仁堂的经销商销售的呢?

据了解,同仁堂如今已经是一家非常庞大的上市集团企业,内部分为多家子集团、子公司,结构较为复杂。由于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市场上存在有一些冒用北京同仁堂的虚假专柜情况,针对深圳市海雅缤纷城内的北京同仁堂专柜真伪问题,晶报记者通过北京同仁堂官网查询未果,继而通过联系北京同仁堂深圳地区相关负责人,确认其为真实专柜,所销售产品为正品。

该名陈姓负责人表示,该专柜并非深圳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旗下专柜,而是由集团内另外一家兄弟公司,北京同仁堂健康药业集团运营。由于其只是小的零售店,所以并未在官网上予以体现,实际上,全国有数千家这类专柜尚未纳入零售终端查询。“大的药店和店中店,我们官网上都可以查询得到,而我们这个专柜只有20平米,再加上只开了两年,还未在网站系统进行更新。专柜售卖北京同仁堂自己旗下生产的产品,您所购买的这些产品,都是放心的、安全的。”该名陈姓负责人表示。

说法

市监

案件正处理,复函或需时月余

针对目前这一案件处理情况,晶报记者了解到,办案单位为深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由于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事业单位、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出具的检验结果无法定性,该局已向该委提出了请示,而具体的复函落到了成立不到一年时间的深圳市市场稽查局头上。

据该局工作人员刘新城介绍,该复函上周已转达由他负责,目前仍在征求其他处室的意见,包括法规处、食品流通处等,需要一定的时间,“估计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是要的。”

刘新城表示,稽查局去年5月份正式挂牌,属于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直管的执法单位,主要办理跨区域的、有典型意义的,以及涉案物资比较大的重大行政案件,以及协调指导分局的执法问题。对于检验结果引起的争议,他认为,可能会存在研究院工作不到位的情况,具体情况还需要进一步了解。

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已知悉晶报记者的采访要求,将最快于今天上午给予答复。

厂商

检测方法不对,持保留意见

据曾照兴介绍,此前北京同仁堂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通州分厂副厂长安峰鹏曾从他那里带了三块阿胶块去北京检测,一直没有下文。昨天中午,在晶报记者在场的情况下,曾照兴拨通了安峰鹏的电话,对于带去三块阿胶检测的说法,安峰鹏证实并表示,曾先生的阿胶由于数量问题无法进行进一步检测,但他们也已经通过同一批次的留样进行了自行送检,“都是送的国家最权威的检验机构去做的检测”,结果都是真阿胶,并没有检出猪牛DNA成分。

而对于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的三次检测结果,安峰鹏均持保留意见,认为原因系检测方法不对:“深圳药监局已经上报了,到时候应该会出一个结论的。”

□链接

业内人士:

阿胶年产量只有实际销量六成

记者查阅发现,此前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田首申曾在首届中国(北京)食品追溯技术全产业链高峰论坛暨展览会演讲中表示,他们通过几年的技术攻关,已经把阿胶DNA深加工后的检测问题解决了,而且很成熟。另外,媒体报道称,山东省农科院的科研人员经过近一年的努力,通过DNA分子鉴定的方法来检测阿胶原料动物源性的技术取得了成功。在和阿胶生产厂家进行合作以后,就可以对阿胶的生产从源头到产品进行全生产链的科学测定。

据新华社报道,业内人士指出,以原料驴皮供应计算,阿胶年产量应该只有实际销量的六成左右。这意味着,可能有近四成假冒原料混入了生产环节,化身为形形色色的“阿胶”产品,堂而皇之地在市场售卖。

来自阿胶行业龙头企业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的市场监测数据显示,目前按中国市场阿胶销售量估算,需要驴皮400万张左右,而国内供应总量不足180万张。

据国家畜牧统计年鉴显示,我国驴存栏量已由上世纪90年代的1100万头,下滑到目前600万头,并且还在以每年约30万头的数量下降。阿胶行业专业人士董书光介绍,按照每年正常出栏120万头计算,再加上驴皮进口因素,全年可生产的阿胶总数量也就在3000多吨。全年可供制胶的驴皮,只够实现当前产量的六成左右。

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受暴利驱使,一些厂家在阿胶原料中掺假的行为屡屡出现。由于价格相对低廉,这些伪劣阿胶产品通过贴牌或者散卖等形式,销售到偏远的县乡一级超市或药店,或者通过网络渠道打着低价的幌子销售。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